谕里

落叶吹着风,杯子醉着酒,你在想些我。

陈奕迅《斯德哥尔摩情人》网易云热评
“为什么毁灭性的飓风都以人名命名”

评论

热度(5)